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抱梗请随意
垃圾写手。文画双休

© 邢狗儿
Powered by LOFTER

第一人称  
苏联小兵视角  
东德

————

我见到了他。

雪地、月晖、暗涩和一地酒瓶。

他瘦了,大幅度的消瘦。
头发乱而枯燥,来不及刮净的胡子使他看起来足足苍老了十岁,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国家可是不会老的,到死那天。幸运的是他看起来精神头倒是不错,要知道一年前那张惨白的脸可足以被历史铭记,我想这件事可能会是他一辈子最大的耻辱。

一年,对国家来说可不怎么长。

他看到了我,略显惊讶地挑起眉梢,继而扯起嘴角给了我个很能令人安心的笑——事实上我不是很敢确定。因为苏维埃的黑夜彻底降临,黑暗笼罩他全身,只有那紫红的眼眸,像玄火,魁魅。我不太能看懂他了——不屈,抗争,隐忍,难堪。哈姆雷特的内心曲折不及他内心无声巨澜的一时一刻。

只有那个眼神……

我背后一寒。

“是你?一年前那位…”他缓缓坐起,有些苦恼地抓了抓一头失了光泽的乱发“我记得你,本大爷还欠一句道谢。”

我想他是指会场门口的那一趔趄和我的顺手一馋。

“没什么,只是件顺手小事。”盯着杂发顶上的一小撮,我不知道该怎么挽救逐渐滑向尴尬的气氛。

“抱歉我最近记性不太好,有些事记不太清——我敢保证这是个不好的兆头。”

依照我之前对他少到可怜的印象来判断,他的话比我意料之中的多——这不是正常的。走向前去,我甚至敢保证我闻到股浓到窒息酒味,我皱着眉在他对面坐下,启开瓶新酒灌了一口。

“我恨透伏特加,”他猛地甩手砸出个空瓶,雪地上传来声闷响,酒瓶滑了出去。“可怜的是,在东德,伏特加都是难得。”

我无言旁观。

“我的人民吃不饱,我拿什么养活他们——?”

他激动地高声质问,不顾遍身酒味和那套满是褶皱的衣服。汽车高速驶过,闪烁的灯光扫过他的脸。
我放下了酒瓶。

“士兵,你去看看!在这里,婴儿没有奶粉,少年没有汽水,绝望写在人们脸上。”他站起身,居高临下。

“我看见一个年轻人,没成年。他死在了那!”说着他猛地转身指向那堵墙的方向,踢倒我的酒瓶,酒水撒到了我裤子上 “那只是个孩子,该死的混蛋!”

他转过身,不住咒骂,跺脚挥拳。就像在与个看不见的强大敌人缠斗,真是一出难得好戏,滑稽可笑,十足的酒鬼样。


“基尔伯特,是你杀了他。”

我想会有人原谅我的一时不敬。

他慢慢停下了动作,缓慢而呆滞。

他终是输给了看不见的对手。
输得彻底。

北方大地的寒风裹挟起我的军服,他缓慢跌坐在地上。

“你醉了,基尔伯特。”
我说道。

苍茫大地,惟有风声呼啸,凛冽透骨。



“是的。”

我想这次确是听到了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