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抱梗请随意
垃圾写手。文画双休

© 邢狗儿
Powered by LOFTER

无题

    那帮该死的家伙终于还是来了。

    基尔伯特在动作麻利地解决掉一个俄国兵时,如此想道。

—————————

    沦陷前的柏林。


    德军输了。

    自苏军踏上柏林土地上的那一刻起,这便成为了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

情——即便它就挂在嘴边,但却没人敢于说出口,更不愿去承认——不败

的意志驱使着数以万计的人民,跳进这名为战争的绞肉机中。

    

    苏军部队挺进这座遍是废墟的城市,只有少数几个部队的德军还

在顽强抵抗——或者说,能正常作战的部队已经不多了。

    愤怒的苏联部队将全部的炮火都倾泻于这座城市——法西斯罪恶的大本

营。在城市的街巷中,笨重的大型武器完全施展不开手脚,就连德国陆军一

直引以为豪的机动优势,在这样的战场,也消失殆尽。

    基尔伯特是少数还存活着的盖世太保将领之一,随着时间的流逝,手下兵

力的被能切实感知的速度大量削减,失败是可预见的未来——左胸前挂着的

铁十字在大大嘲笑着他们,冰冷的事实摆在狂热的执政者面前,曾经所谓的

宏伟计划,只是一纸空谈罢了。

—————————

    “见鬼!快给我接通凯特尔元帅的电话!”在被炮火不断洗礼的战壕

里,基尔伯特用几近嘶吼的声音命令道。

    ··· ···





————————

懒得管了,就这样,连再改改都懒得了。

把不同时期两篇风格截然不同的随笔拼在一起,我也是很厉害了x

顺便有人愿帮忙想想标题不

评论
热度 ( 5 )